瑜伽球包藏的杀机瑜伽球包藏的杀机

时间:2021-12-29 08:44 点击: 1143次

打开车门,将包扔进车内,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引擎,踩下油门出发……这是大多数人每天驾车出门的场景。但是,如果此时车内已经充满了一氧化碳,会发生什么……本期“毒案惊奇”,讲述一宗犯罪嫌疑人精心设计自己不在场的高智商“瑜伽球谋杀案”。

2015年5月22日,香港发生了一起离奇案件:一对母女在开车出门不到三分钟后,车子缓缓停在路边再也没挪窝。2个小时后被路人发现,母女深度昏迷在车内,经抢救无效死亡。

1

母女车内一氧化碳中毒蹊跷死亡

事件中的黄色私家车

死亡事件中的母女,是47岁的黄秀芬和16岁的许俪玲。当天下午2时左右,黄秀芬驾驶黄色 Mini Cooper私家车,载着放假的二女儿许俪玲去接小儿子放学。从家到事发时停车的地点1.4公里,车程只需3分钟,也就是说上车3分钟后,这对母女就已经中毒昏迷。

下午3:35分,下班的女护士汤玉玲在西沙路上跑步时,一眼就看见这辆亮眼的黄色私家车停在公交站旁,车子前座有两个人。约45分钟后,她折返时又在原地看到那辆车。当时并没有下雨,但车子挡风玻璃的雨刷在来回摆动。

她好奇地走近去看,发现车上两人貌似已失去知觉。驾驶座上,妇人的头向后仰,嘴微张开,双手垂下。而副驾驶座的少女头侧向一边,靠着车窗。她立刻报警。警员到场后强行破窗,将母女送往医院抢救。不幸的是,当天下午5时30分两人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黄秀芬的丈夫许金山是马来西亚人,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麻醉及深切治疗学系,同时在香港沙田区威尔斯亲王医院任名誉高级医生。

这对母女被送往的恰好是许金山任职的威尔斯亲王医院。正在进行手术的许金山匆匆地赶到急症室,只看到了妻女的尸体。他抱着女儿的尸体嚎啕痛哭,却连妻子的遗体看都不愿多看一眼。

2

谜之一氧化碳来源

法医验尸报告显示,两人死因系一氧化碳吸入过量。黄秀芬血液中的一氧化碳浓度超过正常水平50倍,而许俪玲则是40倍。

是行进中的车子释出过量的一氧化碳而导致两人死亡吗?警方把整辆车吊起来检查,排除了这个可能性。维修记录显示,月初这辆车曾送往维修,车况良好。

警方把车辆返还给了宝马的德国总部进行鉴定。这次的鉴定历时1年多才得到了回复:一氧化碳并非来自汽车本身。所以这就排除了意外的可能。

两人完全没有外伤或自杀的迹象。从离家出门到停车大约是3分钟的车程,这么短的时间与距离,在途中自杀和他杀都不太可能。警方搜遍全车也没有找到任何自杀工具,仅在后备厢里发现一对网球拍、帆布、以及一只扁塌的银灰色瑜加球。

那么,一氧化碳是哪里来的?毒气来源的谜使得这一离奇案件轰动全港 。

半年后,警方重新注意到后车厢内的那个泄了气的瑜伽球,并开启了两年多的追查和科学鉴定,包括重新对车内所有物件进行检验。后备箱里扁塌的银灰色瑜伽球

香港本地并不生产由法规管制的一氧化碳,于是警方调查了香港所有订购一氧化碳的公司,发现香港氧气有限公司在2014年10月收到一个询问一氧化碳价格的电邮。电邮地址包含“khaw” 这四个字母,恰巧与许金山的英文名相同。

同时,警方还发现2015年4月8日,威尔斯亲王医院订购了6.8立方米、纯度99.9%的一氧化碳,装在一个成人般高度的气樽里,收件人是中大助理教授周昊翘。发票数据显示,这瓶一氧化碳花费了上万美元。

周昊翘告诉警方,他只是按照许金山的指示订购实验所需要的气体,而实验内容细节他并不清楚。周昊翘还说,在案发前两天,他看见许金山将两个瑜伽球注满了一氧化碳,并带离实验室。当时他还问过许金山,许回答是为了让朋友检查浓度。

警方抽丝剥茧、慢慢地拼凑出一个轮廓后,于案件发生两年多后的2017年9月,以谋杀罪名逮捕了许金山。

3

控诉与辩解

检方认为,许金山借用学校科研之名购买一氧化碳,接着通过瑜伽球把毒气带回家,用以实施谋杀。但是许金山至今都不承认自己实施了谋杀,他一直在提起上诉。

许金山1988年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医科,在取得医生执照期间认识了当时是护士的黄秀芬。婚后不久长女出生,一家人于1996年移居香港。后来又相继有了二女儿许俪玲(Lily)以及三女儿和小儿子。一家六口人住在香港新界马鞍山西贡西沙路大洞村一处三层楼的楼房里。在地狭人稠的香港,马鞍山是有多处豪宅以及一流海景的高级住宅区。

这是一个看上去令人羡慕的家庭。爸爸工作稳定受尊敬,儿女学习优秀,妈妈专职照顾一家人的生活起居,没有经济压力,一家人和乐融融。许家住屋(左边)

疑点一:许金山为什么将“毒”瑜伽球带回家?

许金山承认在瑜伽球内注入一氧化碳,而带瑜伽球回家只是想杀死家中老鼠。

许家的印佣Siti-Maesaroh说她在许家工作了5个月,从没见过老鼠,不过,许金山曾告诉过她,家中两只猫是用来抓老鼠的。但是,老鼠总不会溜进Mini Cooper吧?

案发前一天晚上,Siti-Maesaroh 看见许金山带着一个瑜伽球回家。那天晚上,她没看见任何人用过那个球,也不知道那个球装的是一氧化碳。

至于那个瑜伽球是怎么出现在车上的,Siti-Maesaroh 称,她没有看见许金山把球放进Mini Cooper 后车箱。但是,她很确定黄秀芬和Lily 上车时并没有带上瑜伽球。

而家里有车子钥匙的就是许金山和黄秀芬两个人。

疑点二:谁把瑜伽球放进了车子后备箱?

许家地下室有一个锻炼区,摆了3个瑜伽球:黄色、蓝色、银灰色各一。

5月20日,许在港中大进行实验后,将剩余的一氧化碳灌满两个瑜伽球,然后把两个球放在他的黑色Toyota私家车里。当天他没有回家。

5月21日下班后,许发现放在车上的瑜伽球之一漏气,便将其完全放气后开车回家。当天下午,他驾驶妻子的Mini Cooper 去打网球,约晚上7点回家。

5月22日案发那天早上约7点半,黄秀芬以Mini Cooper载三女儿和小儿子上学,约8:30回家后,在花园里待到10点左右才进屋。

黄秀芬在上午10点回家后仍然活动正常,这表示瑜伽球可能是10点到下午2点之间放入后备厢,或是,早已放入,但是在这段时间内被拔出气塞,以释放一氧化碳。毕竟,夫妇两人都有锻炼的习惯,瑜伽球的出现并不可疑。

许金山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人在哪里呢?

庭审时,许金山称道,这天早上他不用上班,约10点起床后,在屋外喝咖啡。中午离家。这表示,他完全有时间在起床后、出门前把瑜伽球放进车里。

如果他趁着喝咖啡的时候或是中午他出门前拔掉瑜伽球的气塞,约35到40分钟后,球里的气体就会自动完全排出,车里会充满纯度99%的一氧化碳,而紧闭的车窗会将毒气维持在车内。

一氧化碳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有毒气体,当含碳物质燃烧不完全时就会产生。

当空气中的一氧化碳浓碳浓度为0.1%,吸入20分钟会头疼、晕眩,2个小时会死亡。而高达99%的浓度,数分钟内就能致死。一个直径65公分、充满了浓度99%一氧化碳的瑜伽球,可以杀死整个法庭上的人。

许金山称道,他不知道案发当天瑜伽球为什么会在案发车里。他认为有可能是Lily放的,“或许是Lily想要自杀”。因为他和妻子在课业上给女儿施加了太多压力,或者是女儿和妻子可能发生过争执。他说,Lily是家中唯一一个知道瑜伽球内有一氧化碳气体的人,而他还向Lily警告过其致命的危险性。

这个可能性很快就被大女儿反驳了。她回忆道,妹妹的“精神活泼自由”,非常关心照顾人。学校老师和同学们也表示,Lily非常快乐,有很多朋友,而且学习优秀,不想承受沉重的学业压力。

人在自杀前通常会有一些征兆,但Lily一点征兆都没有,由黄秀芬后来被发现的日记来看,她也没有流露自杀的想法。而且,如果她们其中一个有自杀的意图,极不可能带着母亲/女儿一起。

222.jpg

黄秀芬和二女儿Lily

疑点三:许金山发起的“无价值”研究项目

许金山进行的实验是一个呼吸系统测试,研究如何抢救呼吸系统受损或中毒的动物。实验方式是,把从兔子身上抽出的血样本与一氧化碳结合后,再注射回到兔子身上。

香港大学的学术人员指出,类似的实验已有人做过,而且实验结论并不适用于人类,就临床而言,没什么用处。

检察官认为,许金山发起了一个“无价值”的研究项目,目的只是为得到他后面谋杀所用的一氧化碳。

许金山承认,妻女死后,他没有主动提及自己曾往瑜伽球内注入一氧化碳,是因为他害怕如果他被逮捕,家中就没有人可以照料孩子们。

“我为我的胆小懦弱感到羞愧,”他说道,“当时许多人都说,(害死妻女的)一氧化碳是车子释放出来的,有了这样便捷的借口,我就试图隐瞒(瑜伽球的事)。”

警方在许金山家二楼的书房抽屉里找到一个瑜伽球气塞,而案发车上那个扁塌的瑜伽球,警方却遍寻不见气塞。当被问到这个气塞是不是杀人凶器上的气塞时,许金山最初回答:“我觉得是。” 接着又说,他曾把家中3个瑜伽球的气塞弄混

在许金山书房抽屉里找到的瑜伽球气塞

4

谋杀动机

媒体报道和法官推测的杀人动机有两个。

动机一:婚外情

2004年,马来西亚籍的Shara Lee(以下称“SL”)进入香港中文大学攻读博士,成为许金山的学生。2004到2005年,SL持续到许家给大女儿和二女儿补习中文。许金山与SL后来发展为情人关系。许金山比SL大16岁。

根据许金山的说法,他与SL 的关系发展是因为与妻子的疏离。大约从2008年开始,两人之间感情的问题、对孩子教养方式的分歧、以及大女儿罹患再生性贫血带来的压力,使得两个人的沟通变得困难。与此同时,他发现SL更适合他,两人情投意合,而且SL从不给他名分的压力。

在许金山的动物研究计划里,SL也在实验人员名单上,但许金山坚持她只担任分析的工作。在庭审时,许金山极力维护SL,坚称她与这件事完全无关,并数次要求检方不将她牵扯于其中。调查期间SL曾被拘捕一天,之后就完全没有出现。

但是,与SL的婚外情足以构成许金山谋杀妻子的动机吗?

不足够,许金山的律师坚持说,这段关系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许金山的部分家人、朋友确实都知道这段婚外情。大女儿早在2012年就怀疑父亲和SL的特殊关系,并从父亲口里得到证实。

许金山曾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朋友。在2013年夏天一个烤肉聚会上,黄秀芬从一个朋友处得知这件事,之后向她的闺蜜冯性友人诉苦,而冯在2007年就见过SL。

黄秀芬自己的日记显示,她自2013年知道丈夫的婚外情后就开始写日记。字里行间非常自责,认为是自己日常做得不够好,才导致丈夫的外遇和子女不愿跟她沟通。她为此花了2万美元报了一个女性提升培训班,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丈夫、孩子、朋友都说她像变了一个人。

根据大女儿和许金山的供词,在案发一年前黄秀芬开始慢慢接受这件事。既然黄秀芬已接受,这件事对外也已半公开,为什么许金山还要狠下毒手呢?离婚不是更容易些吗?

许金山和情妇Shara Lee

动机二:财产

法官认为与犯案动机息息相关的因素是:许金山想一人独得他和妻子共有的财产。

许金山和黄秀芬一向对房产投资有共同兴趣。2005年他们注册了一家公司,并以公司的名义买卖房产,获利颇丰。根据报道,他们名下的资产除了680万港币现金,还有7层房产,2栋三层的楼房,以及一套单层房,市值5千多万 。

这些房产都是以俗称“长命契”(joint tenancy) 的形式共同拥有。在这种产制下,去世方的名下资产会自动归入在世方的名下。而且,业主不可以用遗嘱的方式,将资产送给指定的受益人。

也就是说,无论是许金山或黄秀芬先死了,另一方是唯一的受益人。

黄秀芬曾于海外购买过好几份保险,其中一份人寿保险的赔偿额,大约有507万港元,受益人正是许金山。

在法庭上,几乎所有出席作证的家庭成员都做出了对许金山不利的证词。所有人都把许金山描写为一个为了邪恶的目的而谋杀妻子和孩子、人性泯灭的恶棍。黄秀芬的姐姐说,许金山是个善于操纵、工于心计的人。他相信 “只要不被发现,你做什么都不算错”。这份证词似乎跟许金山的坚决不认罪颇为一致。

但是许金山得到三个孩子的支持。大女儿提供的证词都是有利于父亲的,包括他的婚外情。大女儿说,刚开始她确实有被背叛的感觉,后来就慢慢能够理解父亲的行为,只是为母亲觉得伤心。

在法庭上,许金山称道,两人讨论过分居及离婚,但没有进一步采取行动,因为两人无法独自照顾小孩。在经过协议后,便决定以孩子父母的身份相处。在此之后,黄秀芬慢慢接受现实,紧张的关系逐渐趋于平缓。

但是,黄秀芬生前曾经告诉她的瑜伽老师,许金山不同意离婚是因为担心离婚后的一半财产必须归妻子。

许金山因谋杀罪名被逮捕

5

陪审团根据环境证据做出判决

2018年9月19日,经过20天的庭审,陪审团在商议7个小时后,一致裁定谋杀妻女两项谋杀罪成立,并被判处无期徒刑。由于香港已废除死刑,这是最重刑罚。

检察官表示,许金山因与学生婚外情后妻子不同意离婚而“蓄意和精心策划”杀害了她,并计划在妻子死后继承她的财产。

此案的法官称:“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功男人,竟然通过这样的算计来摆脱他的妻子,这太令人震惊了。”

检方表示,许金山可能并没有想杀掉他女儿,所以Lily的死是个意外。尽管如此,根据香港法律,这个意外也属于谋杀,所以两项谋杀罪名成立。

许金山对两项杀人指控均不认罪。但是在普通法中,只要基于环境证据得出的事实,能够推导出被告人有罪的事实结论,且陪审团对环境证据的信纳足以使其排除合理怀疑,那么即使没有直接证据和被告人的认罪供述,被告人也会被定罪。

控方证实,一氧化碳气体系许金山以科学研究为名从医学院获取。控方证人香港大学血液学专家出庭作证,许金山设计的“60%氧气浓度治疗一氧化碳中毒兔子”的实验并无临床价值,因为学界已经明确用纯氧治疗一氧化碳中毒是最佳方案。控方由此推断,许金山设计该实验是为获取毒气而掩人耳目。

控方证人印度尼西亚籍女佣证明,许金山夫妇一直分房睡,各自驾驶车辆;案发当天,她看见母女二人离家上车时没有携带瑜伽球;她也否认家中存在鼠患。控方证实,被告人夫妻关系恶化多年,且许金山存在婚外恋情。

许丽玲的同学则出庭作证表示,许丽玲梦想成为一名记者,从未跟她或其他朋友说起过想自杀。控方排除了车辆尾气造成中毒的可能,并在许金山的卧室抽屉里发现了一个瑜伽球的塞子。

辩方证人悉尼大学的化学专家指出,用瑜伽球装运一氧化碳是极其疯狂的行为,作为专业人士,许金山应当知道这样做可能存在的巨大风险。

许金山的医学院同事则证实,许金山是一名十分优秀的医学家,在高风险产妇麻醉领域具有开创性的贡献。

辩方律师声称,案发时许金山正在学校上课,不可能有机会将瑜伽球放上轿车。

但控方证实瑜伽球可缓释一氧化碳两个小时,许金山完全有可能提前安排;瑜伽球是许家人常用物品,而如此危险地存储一氧化碳竟不告诉别人,是否符合常理?

在警方看来,许金山用自己的高智商实施了不在现场的“完美犯罪”,但世界上真的有“完美犯罪”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