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管管了,镇咳药右美沙芬致众多青少年陷入“

时间:2021-09-14 11:01 点击: 1042次

背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有长期大量服用右美沙芬的青少年在父母陪同下来到北京高新医院“戒毒”,而这些青少年起初并不是因为镇咳服用这些药物,基本都是听他人介绍或从网上了解到这款药物后,在体验刺激和快感的猎奇心下染上“毒瘾”。而今年以来,博睿检测集团接待的右美沙芬中毒检测案例也呈爆发式增长趋势。

 

右美沙芬含有微量的可待因、麻黄碱成分,可刺激中枢神经,从而达到镇静、镇痛的效果。大量或长期服用容易导致成瘾性,生理、心理都对药物产生依赖性,副作用较为明显。

16岁的吴华(化名)因急性肾衰竭躺在山东老家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陷入昏迷的他身体插着输液管,连接着各种仪器,依靠氧气面罩帮助呼吸。病床旁一台血液透析机正不停运转,帮助他清除体内的代谢废物、维持电解质和酸碱平衡。他的父亲为此花光了家里全部的10万余元积蓄后,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不得已在网络众筹平台上发起了求救募捐。

这是吴华服用右美沙芬(一款中枢性镇咳药)两年多以来,出现健康问题最为严重的一次。吴华称,每当药效发作时,大脑会产生一种飘忽感,充满刺激和快感。

右美沙芬近年来受到不少青少年追捧,在网络上搜索相关关键词,便可看到一些青少年在讨论药物的成瘾性和服用后的感觉。因该款药物为非处方药,购买并不难,当然也有药店了解该药物的危害及治疗效果后停止售卖。而在电商平台上,商家均表示该药没有成瘾性,消费者可以不限量购买使用。

吴华的身边,就有多名同龄伙伴服用这款药物,并染上“毒瘾”。

16岁少年服用右美沙芬成瘾致急性肾衰竭

2018年5月,吴华辍学了,16岁的他跟着父母从青岛来到北京,整天无所事事的他无意间在一个“王者荣耀”游戏玩家微信交流群里,看到有玩家在分享一款名为右美沙芬的“上头糖”,并说吃着这个“糖”玩游戏更加刺激,玩多久都不会犯困。

吴华因为好奇在网上买了两盒,服用右美沙芬三个月后,他发现自己的服用剂量越来越大,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经常不受控制地用拳头砸墙、摔东西、讲话大声,和父母因为一点小事就发很大的脾气。

吴华父亲以为孩子只是喝酒闹情绪,并没有当回事;发现孩子床前的垃圾桶里总有些药盒,也以为就是些感冒药之类的,也没当回事。

2020年5月的一天,吴华父亲的一位工友很郁闷地说,他的孩子长期大量服用一些药片,不让吃药就会情绪失控发狂,工友感觉孩子出了问题,但是束手无策,只能常常请假,在家看管孩子。

吴华父亲回想起最近自己孩子的种种表现,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祥预感。他问清楚工友孩子吃的是右美沙芬后,晚上回家看到儿子房间乱七八糟扔着的许多空药盒上面,正是“氢溴酸右美沙芬”。

吴华父亲拿着药盒在百度上各种搜索,当搜索到“药物成瘾怎么办”时,看到北京高新医院的介绍,得知这家医院就在北京市区二环边上,是一家自愿戒毒戒瘾的专科医院。

第二天,吴华父亲就带着药盒来到医院,当天接诊的医生是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通过徐杰对于右美沙芬成瘾治疗的详细介绍后,吴华的父亲决定将儿子送医治疗。

徐杰

徐杰,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医疗戒毒行业专家,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烟草依赖与戒烟分会常委委员,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成瘾与脑科学分会委员,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心理系硕士研究生导师,积累了大量的戒瘾戒毒个案经验。针对青少年滥用氢溴酸右美沙芬的情况,徐杰曾与孙沛副教授合作撰写论文 “Predictors of relapse for patients with dextromethorphan dependence”,并于2020年11月23日在国际学术期刊《The American Journal on Addictions》 杂志正式在线发表,该文首次揭露了氢溴酸右美沙芬依赖者的复吸模式和预测因子,提示了非处方止咳药成瘾的危险以及对其成瘾治疗的建议。

当父亲提出带自己来医院治疗时,吴华极度反感,认为自己吃的只是治疗咳嗽的药物,并不会对身体产生影响。父子俩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吴华把家里砸了个稀巴烂。父亲气得把儿子锁在了房间,下午吴华直接把卧室门踹开跑出去了。

当天深夜,在外面吃完药的吴华回家后情绪恢复了平静,跟父亲一直谈到天亮。

他说,在别人的诱惑下服用了右美沙芬,一开始爽,舒服感不能停,然后就会陷入暴躁易怒各种情绪,精神受到摧残,又会开始期待飘忽的感觉,继续去追求那种高潮,复吸,越来越病态,只能寄托不断服用右美沙芬……这是他第一次与父亲这样长谈自己这些年来缺少父母关注和服用右美沙芬成瘾的情况及感受,说着说着父子两人抱头痛哭。

2020年6月5日,吴华同意来北京高新医院戒瘾,办理了住院手续。

当时,徐杰给吴华制定的治疗方案共三个疗程,每个疗程21天,第一个疗程是排毒,解决躯体症状,缓解吴华对药片的戒断症状,同时辅以心理治疗。

据北京高新医院主管吴华的心理医生路艳华回忆,入院的第一个礼拜,一切都如医生预测的那样,在这个戒断过程中并没有太大的痛苦,吴华一个星期没有再吃那个药片,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症状。

 

▲住院期间,医院为吴华过生日

“好像很神奇的就停了下来。”但到了治疗的第二个礼拜,吴华开始每天给父母打电话,表示自己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不适,心里再也没有想服药的念头了,完全不需要再在这里住院治疗,浪费时间和金钱。他还很温暖地说,为了父母和爷爷奶奶,自己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每天吃药、打游戏,他想离开那些一起吃药的小伙伴,回到从小生活的家乡青岛,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那天晚上吴华哭了,他的父母也哭了,一家人燃起生活的新希望。吴华父亲辞去工作,提前将吴华接出医院,和孩子一起回到阔别多年的青岛。吴华进入一所职业学校学习烹饪。

新的环境,新的生活,随之而来的是新的压力。

2020年8月,吴华在停药一个月后,再次拿起了药片。然而,这次吴华吃下像以前一样的药量时,却昏迷过去。父亲紧急将他送往医院抢救,经过洗胃等急救医疗处置后,吴华身体症状并无好转,第二天被确诊为急性肾衰竭,需住院治疗。

吴华每天的治疗费用在2万元左右,父亲花光了家里仅有的10余万元的积蓄,无奈之下在网络众筹平台发起求助募捐。

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募捐和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吴华进行了手术,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当时孩子住进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的时候,真的感觉天都要塌了,非常感谢好心人的援助。”吴华父亲说。

经过这些变故之后,吴华有种大彻大悟、如梦初醒的感觉,他明白了人生最重要的是亲情,是健康,是好好活着。在家人的帮助下,吴华开了一个烧烤店,当起了小老板,生意还算兴旺。

 

吴华说,右美沙芬对他就像一个噩梦,如今梦已经醒了。

 

初中生因成绩落后吃药“让自己快乐”

 

生活在哈尔滨的王航(化名)与吴华有着相似的经历,因学习成绩在班级排名靠后,生活中找不到存在感,无意间从网上得知右美沙芬的效果后,服用成瘾。

王航第一次服用右美沙芬片,是在2018年元旦前后,那时他15岁,在辽宁省辽阳市某中学上初一。当时他情绪低落,有朋友告诉他,“吃上几片右美沙芬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

他瞒着家人去药店,只花了十多块钱就买到了一盒氢溴酸右美沙芬片,当地药房的工作人员并没有询问他为什么购买这个药品,也没有问他的年龄,就直接卖给他了。

药到手后,他看到说明书上面写着是用于治疗感冒的,出于强烈的好奇心,一回到家他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囫囵吞枣似的一次吞下了14粒。“当时就觉得头晕、恶心、犯困”,他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下午。

当天晚上他就去找给他介绍药品的朋友讲述他服药后的感受,朋友嘲笑他还是个小孩子,承受不了还一次吃这么多。他觉得没有面子,第二天,王航再次吞下14片右美沙芬。“第二次确实不像第一次那么难受,但也并没有多么舒服的感觉。”

随后几天,王航连续服用右美沙芬,终于体验到朋友们说的那种飘忽忽的感觉。“有一点像喝醉酒的样子,很放松、很舒服,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就这样王航隔三岔五地服用右美沙芬,尤其是当心情不好的时候、被父母臭骂的时候,吃完后他就忘记了眼前的烦恼。

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续了一年,起初王航两个星期不吃药也没有什么,但是后来2-3天不吃药就会出现烦躁、坐立不安、心情低落、乏力、没有精神,一旦吃上药品上述症状就消失了,并且服用的量越来越大。因为如果不加大剂量,不仅以前那种飘忽忽的欣快感不会出现,而且上面讲述的不适症状也消失不了。王航把父母给的零花钱几乎全部都用在购买药品上。

王航的父母在当地开了一家饭店,每天忙得不可开交,除了每天给他零花钱问问他成绩如何,基本上没有时间管他;爷爷、奶奶也很疼爱他,经常给他零花钱,所以他有钱去购买这个药品。这几年他也没有计算过自己花了多少钱去买药。

王航说,在他身边,有三四个同学同样在大量服用右美沙芬。

在长期服用右美沙芬的过程中,他们还开发了药片配饮料的新吃法。他们将右美沙芬药片丢进可乐或雪碧中上下摇动瓶子,然后将冒着小气泡的饮料喝下,从而达到喝醉酒的感觉。他们一般都是在KTV、酒吧等娱乐场所这样喝,这样可以让服药行为变得更加“隐蔽”。

王航在吃药4个月后,被老师察觉到不正常,上课无精打采、经常犯困,性格变得暴躁,经常跟老师顶嘴,跟同学争吵,不按时上下课,成绩也由之前的十几名掉到了30多名。

老师联系了王航的父母,在父母的再三追问下,王航说出了实情,承认自己一直在服用右美沙芬,父母感到震惊,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王航父母之前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只能借助于网络来寻求方法,得知王航这是药物成瘾,需要到专业的戒瘾医院做脱瘾治疗才能恢复正常,他们没有迟疑就带着孩子来到北京高新医院进行治疗。

通过医院诊断,确诊王航已经出现右美沙芬成瘾,但是成瘾程度还不太严重。经过13天的住院治疗,王航同学成功脱瘾,回到学校继续上学。

 

▲徐杰主任(右)和患者交流谈心

大三学生因药物止咳效果好走上滥用成瘾之路

沈阳的康震(化名)服用右美沙芬成瘾的情况与那些出于好奇而服用的青少年有些不同。

今年21岁的康震是大三学生。2018年,因为干咳,喉咙疼痛难忍,他去医院就医,医生给他开了一盒右美沙芬,并嘱咐按照说明书服用。

右美沙芬的药效远远超出了康震的想象,服药当晚他便不再咳嗽。“我们家有个传统,喜欢备一些常用药,我又去药店买了几盒。”

康震平时喜欢抽烟,之后抽烟咳嗽了他也要服用上几片,依然效果不错。就这样,随着身体对药物的耐受性增强,康震从说明书上规定的每次服用1至2片逐渐增加到4片、6片、8片、16片……

在加量服用右美沙芬期间,康震身体上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吃这个药头晕晕的,身体自然放松很舒服。”

直到康震服用右美沙芬上瘾,一天不服用就难受,焦虑、烦躁、失眠等状况严重影响了他本人的精神状态,他仍浑然不觉。“我觉得自己没有上瘾,没事就像抽烟一样,只是想吃几片而已。”

2019年4月,康震的父母察觉出孩子的反常,白天犯困,晚上大半夜不睡觉,精神状态不好,爱发脾气,一个个空药盒堆满床头柜。康震父母询问当地医院的医生朋友后才知道,右美沙芬为吗啡衍生物,无论是治疗因嗓子发炎、抽烟还是过敏等引起的咳嗽,其并不能从根源上止咳,而是像麻药一样临时止咳。

 

幸运的是父母及时发现了康震服药,并且通过当地医生朋友的推荐到北京高新医院进行咨询戒瘾。

徐杰主任建议他住院治疗一个疗程,切断与外界联系,让其接触不到药品的机会。第一阶段为脱毒治疗阶段,主要以药物等其他医学治疗手段为主,帮助患者躯体上脱离对成瘾物质的依赖状态,消除或减少躯体戒断症状;第二阶段为康复阶段,通过专业的心理干预治疗帮助患者减少心理依赖、控制渴求、修复家庭关系等问题;第三个阶段为回归社会,预防复食,主要是改变生活方式与预防复发,需要家庭社会的关爱与支持。

经过22天的治疗,康震恢复得很好,精神明显好转,焦虑、烦躁的症状也没有了,睡眠也很正常,回归到了正常人的生活。徐杰一直保持着与康震的联系与沟通,从康震的朋友圈也可以看到,这一年多他生活态度还比较积极,充满正能量。

 

▲医院对成瘾患者开展团体心理治疗活动

美国发生过因服用右美沙芬药品致儿童死亡事件

 

右美沙芬属于非处方药,药店都可销售这种药品。

我们随意走访了北京、河南10余家药店,其中7家位于北京的药店只有一家售卖右美沙芬片,还有两家药店售卖右美沙芬止咳糖浆。

“我们对右美沙芬按处方药管理,因为这个药副作用特别大。”北京市东城区一家连锁药店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早些年售卖右美沙芬片,但后来知道该药有成瘾性,并且对患者的身体副作用特别大,后续便没有再继续售卖。

 

右美沙芬包装盒上显示,每盒装有24片药片,每片含有右美沙芬15毫克,药物主要用于干咳和上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等引起的咳嗽。成人每日服用3至4次,每次1至两片。患者服用后可能会出现头晕、头痛、嗜睡、激动、恶心等者症状。

 

上述售卖右美沙芬的北京药店工作人员表示,若是治疗咳嗽,单独服用右美沙芬效果并不佳,还需配合消炎药使用,建议患者每次两片,每日服用次数不超过3次,大量服用对身体不好。

 

而在河南郑州,多家药店均售卖右美沙芬片,购买数量无任何限制。

 

在电商平台上,输入关键词“右美沙芬”,出现众多售卖右美沙芬药片的商家,销量从几十件到四千余件不等。

 

有用户评价称“药性劲很大,一次吃一盒感觉非常爽”;还有用户评论称“真的太棒了,是我想要的那种感觉”;“长期食用一定会成瘾,大家尽量少吃”;“这个药就是毒品,祸害了很多学生。”

 

据查询公开资料了解到,右美沙芬为吗啡类左吗喃甲基醚的右旋异构体,其镇咳强度与可待因相等或略强。如果大剂量服用含有该成分的药物,可能对服用者产生大脑损伤、失去意识及心律不齐等副作用。美国曾发生过儿童服用含右美沙芬的胶囊而死亡的事件。

 

2010年,由于担心右美沙芬的安全性,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宣布将召集外部专家对其利弊进行评估,发出不要滥用右美沙芬的警告。美国消费者保健产品协会认为,右美沙芬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成分。不过该组织呼吁进行立法,禁止向18岁以下人群销售含右美沙芬的产品。

专家:成瘾学生数量成倍增长,服用1000毫克右美沙芬产生的毒性与吸食10毫克海洛因相当

徐杰主任介绍,自2016年11月份他收治第一位因为好奇服用右美沙芬的患者,之后其收治的相关患者持续增加。2017年收治的服用右美沙芬成瘾患者达50余人,2018年相关患者人数翻倍达到100多人,到2019年底近200人。2021年前9个月患者人数就已经达到300余人。

这些患者中,18岁左右的年轻人占据多数,其中三分之一为医源性成瘾(因治病服药成瘾),其他人均为长期大量服用药物后身体出席虚弱、器官衰竭、精神恍惚、嗜睡等症状而就医,还有些患者因服药后易发火、叛逆、情绪暴躁、学习成绩下降被父母带到医院治疗。

 

▲接诊的右美沙芬成瘾患者多为18岁左右青少年

“根据我收治的这些患者情况,患者对右美沙芬的复食率和海洛因患者的复吸率一样高,达到近90%。”徐杰说,这款药其实和曲马多、泰勒宁、可待因、止咳水一样成瘾性极高,有区别的是,前述药物已经被国家列为管制药物,而右美沙芬没有被列入管制药物,无论男女老幼,无需处方即可轻松买到。而事实上,右美沙芬药片的镇咳效果与同类药物相比,并没有太优势。

徐杰接触第一例患者后,也开始和同事一起对右美沙芬药物成分及药性进行研究。根据临床了解的数据显示,服用1000毫克右美沙芬产生的毒性与吸食10毫克海洛因相当,通过让用户体内分泌多巴胺,达到飘飘然的感觉。右美沙芬含有微量的可待因、麻黄碱成分,刺激中枢神经,从而达到镇静、镇痛,大量或长期服用容易导致成瘾性,生理、心理都对药物产生依赖性,产生较为明显的副作用。

考虑右美沙芬极具成瘾性,徐杰建议医药监管部门将它列入管制药物,患者凭处方方可到药店购买,或禁止卖给未成年人,或像其他国内管制药物一样,限定患者单次购买的数量。

“其实非医疗目的且大量滥用,这也算是新型毒品了,大家在宣传禁毒的同时,多宣传报道长期过量服用右美沙芬药物的危害,让大家无病的情况下远离它。”

对于现有服用右美沙芬成瘾的患者,徐杰建议立即就医,通过药物等治疗,让患者对毒品渴求依赖下降。同时,患者还可以采用厌恶疗法去掉心瘾,把药物摆放在患者面前,用压舌板压在患者咽喉部位,由于咽反射让其反胃,如此训练21天,患者再次看到该药物后便会自然反胃,不再服用。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附属精神卫生中心袁逖飞教授认为,服用右美沙芬可以导致精神症状与持续行为异常,许多因医用和好奇服用该药物的患者在戒断后数月内仍然不能完全恢复状态。即便患者经过了医院的初步治疗回归社会后三个月内有近90%的滥用者出现复吸情况,危害极大。袁逖飞说,究其原因可能是右美沙芬作为一种随处可见的非处方药,管理上存在一定难度。“这一现象应当引起家长和公众的警惕,也希望更多的相关管理部门参与进来。”

“其实非医疗目的且大量滥用,这也算是新型毒品了,大家在宣传禁毒的同时,多宣传报道长期过量服用右美沙芬药物的危害,让大家在无病的情况下远离它。”

此外,徐杰提醒,目前市面上还有一种复方右美沙芬糖浆,主要服务群体为儿童,虽然在比例上糖浆药性不及右美沙芬片,但对于幼儿来讲,服用超出说明书要求,一样会出现头脑发晕。“儿童家长在喂孩子这种药时要特别注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