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活着”的花甲父母,双双选择和女儿一样喝下毒药

时间:2021-11-15 16:42 点击: 1164次

周末早交班本是一周中最开心的时刻,

因为交完班就可以愉快地休息了。

但是这个周末我的心情却毫无轻松,

一对年过花甲的老夫妻双双喝下敌草快,

目前生死未卜。

我对着屏幕内外的同事们,

尽量用一种职业的平静的语气陈述病情,

但直觉自己的心有点透不过气。

在毒物检测的岗位上,

按说已经见闻了很多生死事件,

但是这家人还是重重地震动到了我!

因为就在两个月前,

我们河北博睿医学检验实验室为他们的女儿,

做了死亡前最后一次血液和尿液样本检测。

当时夫妻俩焦灼害怕又渴望听到好消息的神情,

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里。

9月14日清晨,

他们39岁的女儿,

平静而决绝地喝下了两口百草枯,

4个小时后被送往医院洗胃、灌流,

后来还转到省城医院抢救。

但是对于剧毒且无解药的百草枯来说,

虽然只是小小的两口,

足以夺命矣!

年过花甲的白发父母送来女儿的血液和尿液样本,

胆战心惊地坐在接待室等待检测结果。

而当仪器上那个百草枯的峰值高高窜上去,

毒检师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揪紧——

这样的“山峰”,没有生命能攀越过去。

我们不忍告诉老人这个数值意味着什么,

只是告诉他们数据已经发送给医生,

遵从医嘱救治吧……

已经逝去的女儿的检测报告单

都说人生最大的悲哀,

莫过于幼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这对为女儿含辛茹苦奔波一辈子的老夫妻,

料理完女儿的后事,

终日沉浸在对女儿的思念和往事的回忆中:

时而痛心没有早点发现女儿的消极情绪,

时而后悔哪一次对女儿的话说重了,

时而难过应承女儿的某件事还没完成,

时而自责是因为自己不称职才导致孩子寻短见,

时而埋怨对方不够体贴包容……

他们陡然变成“含泪活着”的父母,

骤失爱女的悲痛时刻如剜心房。

11月12日晚上,

老两口又说起女儿的往事,

说着说着悲从中来,

64岁的妻子绝望地拿起墙角的农药敌草快,

扬起脖子喝了一口,

63岁的丈夫见状夺过来也喝了一口,

喊着“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一家人天上见”……

所幸因为农药气味太浓烈,

丈夫还未来得及咽下又呛吐了出来。

邻居闻讯赶忙将他们送到县医院急救,

就这样老两口的血液和尿液样本又被送来。

64岁母亲的检测报告单

63岁父亲的检测报告单

他们喝的农药虽然标的是“敌草快”,

但是里面却是百草枯的成分。

此次送来的样本是服毒23个小时后留取的,

检测到母亲血液中百草枯浓度为82ng/ml,

父亲尿液中百草枯浓度为61ng/ml,

跟百草枯的致死量相比,

这个浓度不算高,

存活的几率应该比较大。

虽然这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

但是医生告诉我们老两口求生欲很低,

只怕是毒性易除,心病难治。

况且百草枯中毒存活的患者,

肺间质部纤维化的后遗症可能会伴随终身……

写下这个惨烈的故事,

其实是想告诉那些冲动自杀的人们,

你一时的极端选择,

留给亲人的就是无尽的深渊和窒息。

你若是孩子,

怎么忍心彻底掐灭对你恩重如山的父母生命中的光?

你若是父亲、母亲,

你让自己的孩子、后辈又如何走出这个沉重的阴影?

因为我们专注于中毒检测,

所们每天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中毒事件。

可以说对亲人杀伤力最大的——

莫过于自杀。

选择这种残忍的方式离去,

其实就是对活着的亲人无情的抛弃。

你杀死了自己,

也将利刃掷向了亲人的心房。

生活总有苦难挫折和暴风骤雨,

村上春树说:

当你穿过了暴风雨,

你早已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想想当今疫情时期,

为了挽回一个患者的生命,

有多少人舍身逆行前赴后继?

生命来之不易,

自当好好珍惜。

没有谁的人生不经历风雨,

好好活下去,

才是对亲人最大的慈悲,

才是对生命最善意的礼赞,

才是对自己最大的负责任。

最后,

无比虔诚地祈祷

这对含泪活着的花甲父母能早日康复!

特 别 提 醒

百草枯有剧毒,且无特效解药。

目前市面上售卖的“敌草快”、“杀草快”、“除草快”等,许多乃百草枯改换名称售卖。

按体重计量百草枯的成人致死量为5~15ml。服用>40ml的急性百草枯中毒患者病死率高达100%,常见致死原因为急性肺损伤所致呼吸衰竭;如患者存活超过七天,常为服用<5ml的中毒患者,对身体的损害以进行性肺渗出性炎性病变、肺纤维化为主。


相关推荐